白现虞

打算做一个温柔的人。

青夜 师生au 未命名

么有想到名字系列


儒雅教师青x腹黑学生叉


1.


“老师好。”


面对学生的打招呼,青坊主习以为常的颔首。但当目光掠过声音来源的刹那,猛地怔住了。待回首再次寻找,只剩下了属于青年人身上蓬勃荷尔蒙的味道和远去的背影。


是他。


记忆中的人还是青葱少年,眼中含着阳光,步伐昂扬。虽然只是短短的擦肩而过,青坊主却明显感受到了他身上翻天覆地的变化。阳光消逝了,像是经历过某种淬炼一般,身上的气质变得危险又霸道。身材和以往也大相庭径,比过去稍稍长高了一点,肌肉饱满地撑起衬衫,线条漂亮极了,漂亮到呼吸间青坊主脑中生起了不该有的想法。


青坊主摇了摇头,继续往下走。走廊长而寂静,回荡着皮鞋踏在地面的声音。青坊主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身边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破碎了。取而代之是那个月色朦胧的夜晚,青坊主走进了自己的回忆里。


他叫夜叉,曾经爱慕过自己的学生。


彼时青坊主是一位高中老师。


那天坐在办公室里备课到了很晚,走出校园的时候月亮已经攀上了树梢。回家的路安静极了,在徐徐清风里卸下一身的疲倦,青坊主心情难得愉悦。在一个路口转弯处,一辆自行车突然停在了面前。青坊主下意识往回收了一下脚步,紧接着对上了夜叉灼热缱绻的目光。


青坊主心跳加速,他是一个成年人,对于这种目光太熟悉了。面对少年人的爱意,青坊主不知所措,方寸大乱。就在愣神的刹那,已经被夜叉揪着领子抵在了墙上。


身后是冰冷的墙面,身前压着少年火热的温度,青坊主脸一直红到了脖颈。


“我爱你。”夜叉说,直勾勾的看着青坊主好看又温润的眼睛,“收也收不回的那种爱你。”


说着,夜叉慢慢抵上了青坊主的额头,双手捧着他的脸颊,让彼此的呼吸交缠在一起。眼前再无他物,只有青坊主淡粉色的唇瓣,本能的主动靠近,让彼此唇的距离逐渐变短,直至亲密无间。


唇上的触感拉回了青坊主的神智,双手握住夜叉的肩膀推开了他。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青坊主目光锐利的看着夜叉道。


夜叉笑了笑,“我当然知道,我在吻你。”


言毕,又一次吻住了青坊主的唇,舌急切的探寻更多的甜蜜。


青坊主急了,一把把夜叉推开,“你这样是不对的!我是师,你是生,这样的关系存于你我之间是一种错误!”


“感情哪有对错,如果错了,那为什么不能一错到底!”夜叉气急了,捏着拳头喊。眼眶泛红,转着不甘心和被拒绝的委屈。


青坊主不说话了,只是用冷静而温和的目光注视着他。


夜叉在青坊主的目光下逐渐平息了怒气,情愫依旧在眼中暗潮汹涌。


“我不会放弃的。”


夜叉说,郑重又倔强。


额角上的疼痛把青坊主拉回现实,走路不集中精神,步伐又急又快,猛地一下撞在了承重柱上,疼得青坊主脑中嗡嗡作响,捂着额头原地懵了许久。


“噗嗤。”


身后传来笑声,青坊主回头看。


夜叉怕伤到青坊主面子似的,笑得很含蓄。嘴角翘起浅浅的弧度,刚好露出小虎牙。眼倒是深沉的紧,停留着没来得及收回的感情。


青坊主不好意思的抻了抻衣服,温声道,“有什么事情吗?”


夜叉向前踏了一大步,压人的气势紧随而上。青坊主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疑惑的看着他。


“看来老师没忘了我,只是打声招呼而已,就晃神到这种地步?”


青坊主头疼:“我只是……”


“只是什么?嗯?”夜叉又向前踏了一小步,鼻尖都快触碰到青坊主的鼻尖了。


青坊主不自在的偏过头,眨眼频率变快,“我……”


夜叉笑着往后退了一步,抬起手,晃了晃挂在手指上的车钥匙,“老师真不禁逗,我只是捡起了你的车钥匙,给你送过来,仅此而已。”说完,把钥匙递给了青坊主。


青坊主接过钥匙,看着夜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夜叉体贴的提出了告别,“我先走了,朋友还在等我吃饭,老师下次要小心点,不是每个人都像本……都像我一样好心。”


青坊主点了点头,“谢谢你。”把钥匙握在了手心,上面尚有夜叉的余温。还是如当初的那般火热,烫的青坊主掌心酥麻。


夜叉笑了笑,转过身去,在青坊主看不见的瞬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钥匙是他故意勾走的,这只是一个开头而已。


TBC


一篇伪日常

夜叉缩在被窝里,难受的不行。头晕脑胀,肉连着骨头一块疼。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连翻身的劲儿都得攒半天。

病的七荤八素,意识浮沉,耳边萦绕着昨天青坊主酒后动情混合着暧昧热气的话——

我想要你。

夜叉把脸埋在被子里,扬了扬唇角。浓浓的幸福感在心间翻滚,肌肤隐隐发热,没过多长时间整个人变成了可口的粉红色,体温柔情蜜意的升高了0.5℃。

真是犯规的家伙。

夜叉迷迷糊糊的想。

锁芯咔哒一声被钥匙解开,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回来了,夜叉猛的坐了起来,随后又无力的趴在床上。

青坊主一进卧室门就看见小脸烧的通红的夜叉眯着眼睛冲自己傻乐,一颗心不知道怎么疼好了。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迅速走到夜叉身边,把他抱进怀里。

夜叉痛且快乐着搂住青坊主的腰,脸颊贴在他的胸口上。

青坊主又急又气,舍不得对夜叉发火,只好叹息。他低下头,额头抵着夜叉的额头,温柔的问,“怎么病成这样都不给我打电话?”

夜叉瞪着水雾迷蒙的眼,无辜道,“手机忘了放哪了,又没有力气找。”

青坊主沉下脸,轻轻地拍了一下夜叉的屁股。

“等病好了我再收拾你。”

夜叉笑嘻嘻的蹭着青坊主,“别等病好了啊,据说发烧里面的感觉更好,要不要试试?”

青坊主啧了一声,惩罚性的咬了一下夜叉的鼻子,宠溺又无奈。

“你呀,无法无天。”

夜叉骄傲的哼了一声。

青坊主要带夜叉去医院,夜叉不从,一哭二闹三委屈,本来就不清亮的嗓音越发沙哑。青坊主拿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哄着喂了一些当季的抗流感感冒药。喂完药后把夜叉裹进被子里,一杯又一杯的让他喝热水。

夜叉拿着水杯,一脸郁闷,“我逃过了医生,没逃过你。”

青坊主揉揉夜叉的头发,笑了笑。夜叉吞咽了一下,水润润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青坊主,心神荡漾,无意识的喃喃着,“老青,你太好看了……”

回应他的是一个吻。

唇上柔软微凉的触感令夜叉瞬间ng,紧接着无数烟花在脑中噼里啪啦的绽开,炸的他头皮发麻,眼眶红了一圈。

这他妈的疯了吧!

反应过来的夜叉拼命把青坊主往外推,青坊主顺势握住他滚烫的手,从指尖到骨关节再到掌心,挨个细细的抚摸了个遍。

只是一个单纯的、充满爱惜的吻,只是一个无意识的、疼惜的小动作,效果却比任何东西都强烈的多。

夜叉几乎要融化在青坊主的怀里。

青坊主误以为夜叉被自己吻的喘不过来气,便停止了这个吻。恋恋不舍的用舌尖勾了一下夜叉的唇线,低声道,“果然发烧的时候味道会变得很好。”

夜叉感动极了,狠狠回馈青坊主一脚。

“给老子滚去吃药!”

青坊主咬了一下夜叉的耳朵,不给人反应过来的机会快速跑去客厅。

夜叉面红耳赤的瘫在床上,单手捂脸。

好不容易退的烧啊……

白喝了那么多热水了!

END

我也不知道寄几写的啥

瞎捷豹写吧就

大家就当个小甜饼干吃一吃吧,小熊饼干形状的辣种x

【亚梅联文】 梅林很忙 (三)

希望这锅肉没有炖柴_(:з)∠)_!

一切bug属于我_(:з)∠)_!

@七予 滴滴滴车车已送到!

“伟大的梅林,准备好被吃掉了吗?”

TBC

青夜


小祸害从来不通过任何途径洗白。他承认自己生下来就是个混蛋,没有向世界伸开臂膀展露柔软的内里,而是直接满怀恶意的攻击世界。

虽然这个世界有人指定的条条框框,但并不妨碍小祸害在肮脏黑暗处进行厮杀。什么脏的东西的东西都玩过,所干的事情算一起用十恶不赦这个词儿都太过温柔。

小祸害以为自己会这么过一辈子,然后死在不知何处而来的子弹下。无人收尸,骨头和肉烂在街头供人唾骂。也许魂不会散,也许会成个恶鬼之类的玩意儿,引泡过百骨千骸的黄泉水,继续祸害人间。

直到他醉酒和一名医生滚到床上。

医生,无比高尚的职业,与小祸害走的是截然相反的路子。意识迷离间,小祸害几乎都能看到医生头上顶着的上帝赋予的光环。医生的光环很亮,但并不刺人。朦朦胧胧的白,撒在心间也朦朦胧胧,润物细无声般的洗涤灵魂。

……可能这就是救赎。

小祸害打了个激灵,随后又疯了似的笑,惹的医生扣着他的双腕狠狠的把他送入云巅。这次来的太快,快的小祸害只能黏糊糊的躺在医生怀里,进入一场黑甜的梦。

醒来后小祸害用匕首在医生腰窝划了个叉字,用手指晕染看密密麻麻溢出的血珠,抹在医生的身上、唇上,两人就着血来了一场撕咬。然后小祸害跑了,摇身跳入黑夜里,仿佛在逃避什么。

医生毫不在意,继续在医院和家里两点一线,纠缠入骨的旖旎仅仅只是在心间引起浅浅涟漪,而后平静如初,不泛波纹。

小祸害不乐意了。医生把他祸害的不浅,半天晚上硝烟中色///糜里全有医生朦朦胧胧的白光。

他披上黑夜的皮,大摇大摆的在医生面前搔首弄姿。

……

N年后。

小祸害别别扭扭的在街上扶老奶奶过马路。

医生在街对面冲他意味深长的笑,手里捧着小祸害最爱的饮品。

小祸害红了脸,扶完老奶奶对医生跳脚大骂。

“谁他妈让你嬉皮笑脸的!给老子憋回去!”

*

去他妈的失眠:)

孕期小甜饼 (中)

又双叒叕到考试的月份啦

提前祝大家好好复习,考出自己理想的成绩!(。’▽’。)♡

贼墨迹的中qwwq

孕期小甜饼 (上)

*时间紧,就码了一点点,剩下的明后天补上,万分抱歉!qwq

-

小家伙来的猝不及防,给青夜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知道有他的存在后,夜叉一直犹豫要不要把他拿掉。虽说青坊主第一时间表示支持夜叉的一切决定,可夜叉怎么也无法狠心忽略青坊主微微泛红、努力遏制欣喜之意的眸。


犹豫着,转眼间竟然已经五个月了。夜叉低头都看不见自己的脚尖,越发习惯肚子里多了一个小生命,偶尔还会因他的存在而心情愉悦。


怀孕后,夜叉从一只矫健的豹子变成圆滚滚的棕熊,软乎乎的肉把肌肉线条包裹起来,唯有肱二头肌隐隐约约尚存的弧度让夜叉偶尔想起曾经身材的辉煌。夜叉起初对于身材的变化自暴自弃过一段时间,但当看到孕检过后B超单上肚子里的小家伙逐渐长大后,一颗心喜悦的不知道该怎么好。

好吧,其实并没有那么糟。

跟夜叉身材一样变化巨大的是青坊主。随着夜叉肚子一天比一天大,青坊主一天比一天恋家。眼看着公司里著名的工作狂每天早上上班前,站在玄关前一遍又一遍依依不舍的道别,甚至期待自己的一声挽留,夜叉就忍不住偷笑。这可比怀孕的成就感大多啦。


前五个月顺风顺水,除了吃喝睡散步就是躺在青坊主怀里和他交换一个绵长的吻。第五个月开始,一切开始不那么对劲儿了。

对于吃喝,夜叉明显挑剔了许多。其次,开始毫无理由是烦青坊主,异常的烦,发自灵魂深处的烦。烦到青坊主拥抱他进行夫妻之间亲昵的小动作时,恨不得一拳把他捶在地上的地步。

夜叉努力克制不向青坊主发邪火,然而事违人愿。

青坊主下班回家如往常一样打算先抱夜叉时,夜叉再也忍不住,随手抄起一个抱枕狠狠砸在他脑袋上。被砸懵了的青坊主保持拥抱人的姿势,迷茫的眨着双眼,一米八五的汉子不知所措的模样看起来委屈极了

愧疚感缓解了心头的烦躁,换回理智。夜叉赶忙走到青坊主面前,捧着他的脸颊,心疼的问,“哪砸疼了?我给你呼一呼。”

青坊主这才回魂。他小心翼翼的抱住夜叉,贴着他的脸颊,柔声询问:“今天是不是难受了?”

夜叉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难受个屁,老、老子就是烦你!”

青坊主笑着捏了捏夜叉的鼻子,浅浅的吻了一下他的唇。一声甜蜜的昵称在彼此的唇齿相接时轻轻说出口,成了令夜叉红了耳朵的暧昧。


孕期的omega很敏感,只是一个吻足以软了身子。青坊主扶着夜叉坐在沙发上,搂着他的肩,让爱人舒适的躺在自己的臂弯里。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家,明天开始我在家陪你。”

夜叉瞪了青坊主一眼,微微侧过身,手放在他的胸膛上。

“为了让我心情舒畅,麻烦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儿。”

青坊主假装头疼的叹息,眉头皱了起来。

“这才五个月,小家伙就不让我碰你了。出生后岂不是要霸占我的位置?”

TBC


出售一个脑洞

夜叉失恋,喝的伶仃大醉稀里糊涂,迷之想表示自我价值就上网店把自己明码标价买了。

只要9998,可以么么哒,还能啪啪啪。

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商品图是自己健身后对着镜子的自拍。

发完握着手机睡的深沉。

次日晨醒来头痛欲裂,昏昏沉沉,一看手机TB客户下的订单信息瞬间清醒。

居然!有人!把他!买了!

附赠留言:请尽快发货^_^

然后懵了吧唧的叉子洗白白收拾行李把自己送进大师口中的一系列故事

QWQ有木有大大领养这个脑洞

坑太多了刨不过来了……

非正常恋爱套路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比肉更难写的是感情线qwq

有bug请指出~

想了想还是走链接吧x怂成一团

TBC

非正常恋爱套路

俗套的内容配不上清新脱俗的标题

发不出去走超链

向路否势力低头

TBC

完美情人

2

心疼归心疼,青坊主的行为委实把夜叉气的不轻。回家当晚,夜叉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被褥放在沙发上,一副在客厅睡下的架势,青坊主急得团团转。

青坊主用手扯着被褥,洗胃后的缘故力气和精神大打折扣。外加夜叉坐在上面,一时间找不到用力点。生怕突然拽猛了,夜叉没坐稳再磕碰到。

“媳妇儿,听话,回屋睡。”

夜叉双手环胸,目光越过青坊主投在压根没打开的电视上,“起开,挡着我了。”

青坊主放软声音,“回屋,我搂着你看。”

夜叉嗤笑,“不想看见你这张蠢脸,赶紧给老子滚回屋休息去,别碍事儿。”

青坊主一点一点的抓拽被褥,慢慢地把夜叉弄到自己面前。咫尺之间,未等夜叉反应过来,一把搂住他,紧紧的贴着他的脸颊。

“没你我睡不着。”

夜叉用手戳着青坊主的胸口把他推出一段距离,“没门。”

青坊主叹了口气,把夜叉的手指握在掌心里,“你不在身边,我起床怎么办?”

夜叉果断抽回手,“爷,你是洗胃又不是挨刀了。”

青坊主重新贴上去,换了个话题,趁机用手环住夜叉的腰,企图采用委婉攻势。

“爷这个字说的真好听,再说几遍。”

夜叉扬起唇角,毫不客气,“滚!”

青坊主仰天长叹。


青坊主在懵懂儿时便和夜叉相识,在一起将近三十个春夏秋冬,夜叉什么脾气秉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面儿上是无情无义的拒绝同房,实际上是担心晚上睡觉自己顾着他而无法好好休息。

青坊主抱着夜叉的枕过的枕头,难受的辗转反侧。台灯散发着暖色系的光,此时在他眼里只是黑夜中可笑的凄凉。枕边没有夜叉相伴,一切皆是悲伤。

青坊主怀揣着忧郁的心思,混沌入睡。


夜叉在客厅里难以入眠。一边应付着扔开客户就跑所造成的后果,一边竖起耳朵听卧室里的动静。事情解决完,关掉手机放在胸口,半发呆的看着天花板。

……有点儿想念腰上温度。

思绪遨游之际,卧室里穿出一声含糊呼唤,夜叉立马起身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床前。

青坊主睡得正香,怀里抱着枕头。

原来只是一声梦呓。

夜叉松了一口气。

3.

夜叉和青坊主在家门口相遇。

夜叉拎着新鲜的菜,打算给青坊主做青菜粥丰富营养,顺便改一下白米粥寡淡的口味。

青坊主拎着小龙虾和干辣椒及牛肉,打算给夜叉补一补出差掉下去的肉。

二人相视一笑。夜叉看着倒映在青坊主笑意盈盈眸中自己的身影,不知为何有点刚刚表白心迹时腼腆而羞涩的感觉。

夜叉蹭了蹭鼻子,耳垂微红,目光不自然的四处乱瞟。

“愣、愣什么,赶紧开门啊,大早上的不嫌冷。”

青坊主搂过夜叉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在外面不觉得什么,回家接触到暖气蛰伏在肌肤里的冷气猛然爆发,冻的骨头都发寒。夜叉和青坊主一起坐在沙发上,裹着被褥为彼此取暖。

夜叉还好些,火力极度旺盛。

青坊主状态就差远了,整个人冰冰凉像个大冰块。

夜叉把青坊主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打了一个哆嗦后迅速把衣服盖上。

“趁着这次,直接喝点中药调理一下身体吧。”夜叉认真的建议。

青坊主沉默了一会儿,说。

“我不想放弃体寒的福利。”

TBC